华尔街仍在为化石燃料企业不断“输血”,富国银行(WFC.US)最积极

作者: 庄礼佳 2021-12-07 16:29:06
2021年初至今,以华尔街巨头为首的全球银行总计帮助化石燃料公司发行了近2500亿美元的债券,这一数字与自2016年以来的年均融资规模相当。

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向碳中和转型,各国政府和金融监管机构越来越关注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气候风险敞口;此外,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决议促使企业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些都迫使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等重新考虑、乃至撤出它们所投资的化石燃料项目。

然而,全球最大的几家银行却似乎准备“逆势而行”:它们明确表示,计划为其化石燃料客户提供支持。智通财经APP获悉,2021年初至今,以华尔街巨头为首的全球银行总计帮助化石燃料公司发行了近2500亿美元的债券,这一数字与自2016年以来的年均融资规模相当。

以摩根大通(JPM.US)为例,该行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公司债券的主要承销商。即便在10月加入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GFANZ,该联盟汇集了整个金融系统中的最先进的净零倡议,致力于加速实现向净零排放的过渡)之后的几周内,该行仍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大陆能源(CLR.US)等公司承销了约25亿美元债券,与前几年同期水平相当。

另外,数据显示,富国银行(WFC.US)向化石燃料公司提供的贷款在所有银行中最多,该行今年发放给化石燃料行业的贷款有望翻倍。

001.jpg

尽管国际能源署(IEA)认为,现在就应该停止对新油气项目的投资以避免灾难性的气候变化,但银行家们辩称,其化石燃料客户需要得到帮助才能实现向新能源的过渡。

摩根大通全球可持续发展主管Marisa Buchanan表示:“你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因为全球能源需求的绝大部分仍严重依赖化石燃料。”“我们的客户采取措施进行技术创新和脱碳,这真的很重要,但我们也需要为这些解决方案的商业化提供资金。”

银行家们的观点与石油生产商的看法不谋而合。近日,哈里伯顿(HAL.US)首席执行官Jeff Miller在美国休斯顿举行的世界石油大会上表示,自2014年以来,全球在化石燃料开发方面的投资不足,导致全球石油市场进入了一个稀缺时代。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商沙特阿美首席执行官Amin Nasser则呼吁全球领导人在未来几年继续投资化石燃料,否则可能会导致通胀失控和社会动荡,并最终颠覆各国遏制碳污染的排放目标。

这是一个在金融行业中反复出现的现象:大多数人都认为应对气候变化是必要的,但几乎没有一家大型的全球银行愿意避开有利可图的化石燃料客户。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估计,全球20个最大经济体的银行、保险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仍有约22万亿美元的资产留在碳密集型行业中;该评级机构还表示,随着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这种商业模式会让银行面临损失风险。

银行等机构完成向低碳经济融资转型的速度,将在决定全球是否有机会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然而,到目前为止,银行家们都强调,只要有可能,他们不打算很快抛弃任何客户。

汇丰控股首席执行官Noel Quinn表示:“最重要的事情是帮助我们的客户实现其工业基础从旧技术、重碳技术向新技术、轻碳技术或碳中和技术的转变。”

争论

对许多银行来说,在不损失业务的前提下重新调整贷款和承销业务的压力正在加剧董事会的紧急气氛。几家大型全球银行的高管透露,可持续发展部门高管和商业银行家就如何在收入和气候目标之间取得平衡的问题上经常发生争执;而据知情人士称,可持续发展部门的高管往往会在争论中败下阵来。

在欧洲,政客们的目标是制定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绿色金融规则手册。一些银行确实开始对化石燃料客户说不。据知情人士透露,出于对环境的担忧,荷兰国际集团在2019年就决定退出德国煤电企业莱茵集团的一项循环信贷融资。

那些已经建立了冲突处理程序的贷款机构则在处理收益和环境目标之间的紧张关系方面表现得更加开放。意大利第二大银行裕信银行(UniCredit)的ESG策略主管Roberta Marracino表示:“当我们改变或评估我们的政策时,我们需要证据来证明政策对潜在收入损失的影响。”“从商业角度来看,这种影响是必须考虑的,我们在讨论具体交易时也会考虑这一点。”

而在监管方面,欧洲央行将在明年气候压力测试中审查主要银行的交易业务,承受碳密集型资产负债表负担的银行可能面临更高的资本金要求,这可能削弱他们的派息能力。

不过,根据欧洲央行的评估,向低碳未来的过渡仍处于起步阶段。贷款机构已开始要求客户提供转型计划,包括更多有关其碳足迹的细节;然而,一些碳密集型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被问及的问题大多数只是流于表面。

融资规模或见顶?

如今,监管机构和公众正逐渐加大审查力度,这意味着银行未来可能不愿加大化石燃料融资,整体融资规模或许已经见顶。

与去年相比,银行今年为化石燃料行业安排的债券数量和银行贷款数量可能都将下降。银行也在实施限制性贷款政策,以限制产生最严重气候污染的项目、尤其是煤矿开采,并对会产生更多污染的发电方式采取更加保守的态度。

与此同时,银行正在安排由化石燃料公司提供的与绿色项目相关的特别融资,今年的绿色项目融资规模首次超过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大部分金融部门都承诺要让资产负债表脱碳,但事实上,来自化石燃料行业的资金仍在流入。

对此,银行家们表示,公众和社会需要保持耐心。德国中央合作银行联合首席执行官Cornelius Riese表示:“社会需要明白,我们将伴随着这种转型。”“如果我们的行业被迫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将所有非纯绿色的公司从我们的投资组合中移除,我们的整个经济和生态将出现问题。”

智通声明: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中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分享
微信
分享
QQ
分享
微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