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前瞻|星空华文再递表:《中国好声音》辉煌不再,营收毛利接连下滑

作者: 何文璐 2022-05-17 21:18:31
从第一次冲击IPO算起,星空华文的上市之路已经走了8年。

5月13日,星空华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空华文”)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中金公司和中信建投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说起星空华文,很多人都不熟悉,但提到《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蒙面唱将猜猜猜》等热门综艺,看过的人一定不少。星空华文就是这些综艺节目的IP创造及运营商。

据招股书显示,星空华文从事文娱相关IP行业,主营综艺及音乐制作。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20年收入计,公司是中国最大综艺节目IP创造商及运营商,收视市场份额为2%。此外,星空华文亦拥有及运营庞大的中国电影IP库,也是中国音乐IP创造商及运营商。

2012年,公司推出中国最受欢迎的歌唱比赛节目之一《中国好声音》。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播出十季后,《中国好声音》创下中国季播持续时间最长的综艺节目的记录。此外,公司还与优酷合作,共同制作网络舞蹈比赛节目《这!就是街舞》,该节目在2018年上线后一炮而红,位居舞蹈类综艺节目排行榜榜首。

星空华文的综艺节目做的有声有色,自然也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成立至今,公司已获得CMC资本、浙富集团、阿里巴巴、岩山投资、汉富资本、朗玛峰创投等多家机构的投资。

不过其上市之路却坎坷不断。智通财经APP注意到,星空华文的前身灿星文化早在2014年就已经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2014年,灿星文化跟随母公司星空传媒赴港上市,却因为星空传媒的股权架构调整,无奈折戟。

随后,2018年12月灿星文化转战A股上市,却因为政策原因,行业监管力度加大,公司估值缩水,导致公司IPO再度按下了暂停键。2020年7月,灿星文化再闯A股创业板,2021年2月此次IPO再度被终止。

2021年8月,灿星文化与中国香港的星空华文传媒电影完成重组,改名为星空华文,并在2021年11月再度冲刺港交所。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自其第一次冲击IPO算起,星空华文的上市之路已走了8年。这家迫切上市的文娱IP运营商到底成色如何呢?

营收毛利接连下滑

据招股书显示,星空华文的收入主要来源于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音乐IP运营及授权、电影及剧集IP运营及授权、其他IP相关业务等。

image.png

(来源:招股书)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公司的综艺节目IP数量自2019年的60个增加至2020年的70个,并进一步增加至2021年的80个,而公司的音乐IP数量自2019年的7070个增加至2020年的7762个,并进一步增加至2021年的8522个。电影及剧集IP数量分别于2019年及2020年保持相对稳定在757个,并于2021年增加至758个。

虽然公司旗下IP数量持续增长,但星空华文的业绩表现并不如人意。2019年、2020年及2021年(报告期,下同),公司营收持续下滑,分别为18.06亿元(人民币,下同)、15.6亿元、11.2亿元。公司的毛利率也由2019年的39.0%大幅下滑至2021年的24.3%。净溢利更是盈转亏,分别为3.8亿元、-2780万元及-3.52亿元。对此公司坦言,业绩表现的下滑主要是2020年起受到新冠疫情出行限制及强制隔离等影响,导致综艺节目制作及播出时间延迟,进而减少了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产生的收入。

作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业务的收入为公司贡献了超七成收入。但来自该业务的收入却在报告期内持续下滑,分别为13.41亿元、10.90亿元、8.80亿元。

image.png

(来源:招股书)

需要注意的是,2017-2020年,全国电视广告收入连续四年出现负增长,复合年增长率为-2.6%,2020年全国电视广告收入为222亿元,相较2017年下滑幅度达16.85%。

而星空华文的客户主要是电视台和网络视频平台,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广告,公司的经营业绩也受电视广告收入持续下滑的因素影响。据招股书显示,星空华文电视综艺节目的广告销售由2019年的6.39亿元大幅下降至2021年的2.56亿元,下降了近60%。

智通财经APP注意到,近年来,随着短视频市场的快速发展,广告市场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短视频使创作者和广告主能够迅速触及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这导致电视台和网络平台的长视频的市场份额将因此受到影响,导致其广告收入减少,影响相关客户对公司的付款能力,从而影响公司的财务状况和业务经营。

image.png

(来源:招股书)

《中国好声音》辉煌不再

从公司出品的节目来看,《中国好声音》仍作为公司的王牌综艺,为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业务贡献了三成收入。但报告期内来自该节目的收入却在持续下滑,分别为4.91亿元、3.25亿元及2.52亿元。而在企业客户广告预算下降及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来自该综艺的毛利率更是由2019年的46.6%大幅减少至2021年的仅2.2%。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在过去的十年里,从《中国好声音》到五花八门的选秀节目,国内的综艺市场越来越热闹,更新换代的速度也非常快,许多综艺节目IP也面临着观众审美疲劳、IP老化等问题,综艺节目一旦没有满足观众的需求就会面临淘汰。

由营收占比来看,公司对《中国好声音》的依赖性较大,若未来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外部环境出现变化导致该系列节目无法正常制作和播出,而公司又没有制作出可以替代其收入水平的新节目,可能导致公司的经营业绩继续下降。

自2018年以来各大网络平台不断加大对综艺产品投入,网络综艺逐渐成为综艺市场的主要供给方。公司也尝试制作网综节目等新兴娱乐创新节目以适应市场的变化。

招股书显示,星空华文最大的客户是优酷,双方于2012年开始合作,陆续推出了作《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原创》及《爆款来了》等多类节目。其中,来自《这!就是街舞》的收入于报告期内稳步增长,分别为1.84亿元、2.11亿元、2.39亿元,占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总收入的比例也持续上升,分别为13.7%、19.3%及27.2%。虽然仍不及公司的王牌节目《中国好声音》,但也算是获得了不错的效果。

从行业来看,整个中国综艺节目市场规模已在2017年达到顶峰,在此之后,由于电视台广告收入下降及电视综艺节目播出数量下降,电视综艺节目市场规模有所下滑,至2020年达到374亿元。2021年以来,《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及《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等一系列监管重锤的推出,也使得文娱行业备受打击。

image.png

(来源:招股书)

不过网络综艺的规模小幅增长,一定程度上减缓了整个综艺节目市场的下行趋势。预计2025年,电视综艺节目市场恢复增长至422亿元,网络综艺节目市场将达到203亿元。

尽管想象空间较大,但整个行业高度分散且竞争相当激烈。2020年,前五大独立制作商及运营商的市场份额仅有5.5%。可见一个综艺节目IP能否成功仍具有很大程度的不确定性。

综合来看,星空华文是综艺节目IP制作的行业龙头,具有一定的领先优势。但在这个内容为王、观众口味却飘忽不定的时代,爆款综艺的诞生具有十分大的偶然性。随着一批又一批原创综艺接连播出,靠着《中国好声音》名号的星空华文还能走多远?

智通声明: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中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分享
微信
分享
QQ
分享
微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