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企业“一片哀嚎”:缺舱少柜或延续至明年!全球供应链处于一片混乱

作者: 赵锦彬 2021-08-26 15:10:03
如果疫情无法得到有效遏制,港口拥堵可能成为新常态。

供应链危机本应是暂时的,但现在看来,这个问题或将持续到明年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新冠病毒delta变种的蔓延颠覆了亚洲的工厂生产,扰乱了航运,对全球经济造成更多冲击。

受关键部件短缺、原材料和能源成本上升影响,制造商正被迫展开竞价战,以获得船舱空间,这将运费推至创纪录水平,并促使一些出口商提高价格或直接取消发货。

位于中国香港的Music Electronics Ltd.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Tse表示:“我们无法获得足够的组件,我们无法获得集装箱,成本被大幅推高了。”该公司主要生产蓝牙扬声器、魔方等消费品。

Tse表示,自3月份以来,用于益智玩具的磁铁成本上涨了约50%,生产成本增加了约7%。“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从魔方产品中赚钱,因为价格一直在变化。”

全球第七大集装箱班轮公司、中国台湾长荣海运公司总裁Hsieh Huey-chuan在8月20日在投资者简报会上表示:“港口拥堵和集装箱运力短缺可能会持续到第四季度甚至2022年年中。如果疫情无法得到有效遏制,港口拥堵可能成为新常态。”

根据德鲁里世界集装箱指数(Drewry World container Index)显示,从亚洲到欧洲的集装箱运输成本大约是2020年5月的10倍,而从上海到洛杉矶的集装箱运输成本增长了6倍多。汇丰控股表示,全球供应链已经变得如此脆弱,一次小小的事故足以“促使现状变得更为复杂”。

blob.png

位于新加坡的Maybank Kim Eng Research Pte.高级经济学家Chua Hak Bin表示,运费和半导体价格上涨可能导致通胀。此外,包括全球最大自行车制造商、位于中国台湾的Giant Manufacturing Co.在内的生产商表示,他们将提高价格,以反映成本的增加。

根据对最新的经济学家月度调查显示,在美国,预测者降低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并提高了2022年的通胀预期。与去年同期相比,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预计将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分别上涨4%和4.1%,是美联储2%目标的两倍。

中国香港咖啡机制造商Eric Chan认为,短缺状况几个月来都不会缓解,因为他需要一条涉及数百个部件的供应链来满足厨房电器的需求。

Town Ray Holdings Ltd.首席执行官Chan表示:“我们正在储存关键部件,以备一年使用,因为如果我们遗漏了一个部件,我们就无法生产产品。”Town Ray Holdings Ltd.90%的销售额来自欧洲的家用品牌。

Delta变种的传播,尤其是在东南亚,使得许多工厂难以运作。在世界第二大鞋类和服装生产国越南,政府已命令制造商允许工人在工厂睡觉,以保持出口。

就连强大的丰田汽车(TM.US)也受到了影响。该公司本月警告称,由于供应中断,包括芯片短缺,将暂停日本14家工厂的生产,并将减产40%。

而在其他地区,英国的公司正努力应对创纪录的低库存水平,零售价格正以2017年11月以来最快的速度上涨。

德国的复苏也面临威胁。总部位于慕尼黑的IFO研究所周三发布了一项衡量欧洲最大经济体商业信心的关键指标,降幅超过经济学家预测,部分原因是金属、塑料制品和半导体等商品短缺。

Bloomberg Economics亚洲首席经济学家Chang Shu对此表示:“由于包括印尼和越南在内的一些主要出口国仍在努力控制delta变种导致的疫情爆发,很难看到供应链瓶颈在短期内得到解决。这可能需要通过减缓生产和推高成本,虽然会继续拖累全球复苏,但不会使其脱轨。”

价格压力的核心是运输瓶颈。

大型零售商往往与集装箱运输公司签订长期合同,但亚洲的生产依赖于数以万计的中小型生产商网络,这些生产商通常通过物流公司和货运代理安排运输。而在目前,船主将船位卖给出价最高的买家,并在努力为客户争取空间。

President Capital Management Corp.分析师Michael Wang表示,亚美航线上约有60%至70%的航运交易是通过现货或短期交易达成的。他表示,拍卖式的定价方式可能会持续到2022年2月中国农历新年。

而在德国,接受德国工商联合会调查的3000家公司中,超过一半的公司预计,普遍存在的供应链问题将持续到明年。

“别无选择”

中国台湾健身器材制造商Johnson Health Tech Co.首席执行官Jason Lo表示:“现在集装箱班轮公司不签订长期协议,大多数交易都是以现货价格完成的。”他表示,现在已经不可能估算运输成本和进行财务规划,但“我们别无选择。”

总部位于东莞的World Beater International Logistics Co.的总经理Colin Sung表示,一位客户在深圳的一个仓库里存放了70多个集装箱的货物,因为他的美国买家不想支付运费。Sung表示,由于成本上升,60%到70%的客户已经减少了发货量。

blob.png

对于中国以外的亚洲工厂来说,这个问题更为严重。韩国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HMM Co.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许多中国公司愿意以高于市场的运费装货。因此,当这些船只停靠中国以外的港口时,它们已经几乎满载。

为全球品牌生产服装和皮革手袋的Luen Thai International Group Ltd.执行副总裁Sunny Tan表示:“我们要花很多钱才能把东西运送出去。”

随着工厂被迫关闭,制造商被迫进入一场“打地鼠”游戏,将原材料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一些公司采用空运方式将皮革等材料运往工厂,以保持生产线的正常运转。

同时,Tan也在考虑如何在圣诞节前填满节日橱窗。“我希望当顾客看到我们的产品时,能意识到把它放到货架上是多么困难。”

智通声明: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中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分享
微信
分享
QQ
分享
微博
收藏